历史上的今天:1923年大正关东地震(9月1日)下.震害

止不住的大型余震

主震过后三分钟(12时01分),东京湾北部发生M7.2的大地震(日本气象厅的资料则显示当刻发生的地震位于伊豆大岛的M6.5);再两分钟后(12时03分),神奈川、山梨、静冈三县县境附近(日本气象厅的资料则记载为相模湾发生M7.3的大地震;及后的五个小时内,又先后发生八次介乎于M6.1至M6.8的强震

主震翌日(11时46分),千叶县东南近海发生M7.3的大型余震美国地质调查所则表示地震强度达M7.8)。

不停发生的强震大震,无疑是对半倒成危楼的建筑给予重击,同时为被压在瓦砾下的伤者带来更严重的伤害,甚至产生更多的遇难者。

 

地壳变动

隐没时被菲律宾板块压迫的北米板块在经过巨大地震的能量释放后往东南方向回弹,因此关东一带不同地方的地表因为回弹的关係造成隆起或沉降现象,隆起现象比较显着的是三浦半岛、房总半岛南部、相模湾北岸,最大的隆起幅度经检测达1.8米;而其余部份则是发生沉降现象,最大接近0.4米。而受沉降现象影响,丹沢地区发生土石流。

一辆经过神奈川县小田原市根府川车站的列车不幸被土石流波及而捲入海中,造成超过一百人死亡。

 

到处肆虐的火龙

如前述,地震发生一刻正值午饭时间,当时发生超过百起火灾,这包括大学、研究所等因化学药品棚倒坏而造成的火灾源头。大大小小的火灾因为颱风环流(当时中心在能登半岛附近)带来的强风而变得更激烈,甚至演化成多起类似龙捲风的火灾旋风到处肆虐。

其中最着名的重灾区——陆军本所被服厂迹地(即现时的东京都墨田区横网町公园),佔地相当于东京大巨蛋1.5倍大小的平地,虽然挤满了四万名倖存于激震的避难者,但是他们并没有逃过火灾旋风,绝大多数都不幸遇难,甚至有在那裡遇难的平民被吹至15公里外的千叶县市川市。

大规模的火灾一直到震灾第三日的9月3日10时才宣告熄灭,但旧东京市有百分之43的建筑被烧至灰烬,当中除了普通房屋,还包括政府建筑、学校、文物,在9月2日凌晨时份于东京录得46.4度的异常高温可说明当时火灾的激烈程度。根据报告,当时被火灾烧倒的建筑合计超过21.2万栋,其中光是东京都就已佔了17.6万栋。

在十万余名遇难者之中,有91,781人是死于火灾,佔了接近九成。

 

海啸

由于震源域涉及海域,而且此地震的震源机构有逆断层的成份,因而发生了海啸马上侵袭关东沿岸地带。静冈县热海市在地震后5至6分钟受第一波袭击,再5至6分钟后的第二波录得7米至8米的海啸,部份地区更录得12米的海啸;神奈川县的鎌仓市同样是第二波最大,录得5米至6米的海啸;位于千叶县南房总半岛馆山市的相浜录得9.3米的海啸。

但总体来说规模比起1703年发生的元禄地震(前一次的相模海槽巨大地震)为小,海啸波减衰的速度也较快。

 

谣言带来的灾害

震后的首都圈溷乱情况严重,当时发生多起针对朝鲜人的造谣事件并迅速扩散,有民众、军、警等被煽动到街上向朝鲜人施以暴行或杀害,这当中甚至有中国人、日本人被当成朝鲜人而受袭而死。至于受谣言而遇难的总数则没有定论,由数百(日方的数字)至数千(韩方的数字)不等。

 

史上最严重的震灾

本次震灾受灾人数超过190万人,遇难者总数最初被定为14万余人,一直以官方数字沿用至2004年,经过学者的调查认为这数字可能有重复的成份,到2006年才修订为10万5385人,但这数字仍然是日本史上最严重的地震灾害。其中91,781人因火灾而死,佔了总数差不多九成;被压死的则有11,086人,为总数的一成多一点。

 

防灾的教训

本次大震灾过后,耐震耐燃的建筑开始受到广泛的关注。翌年,日本修订了法例设立了最初步的建筑耐震基准;另一方面,建筑家有鑑于非常显着火灾遇难数字,提出了整顿土地的意见,将易燃的建筑群以宽阔的道路或公园分隔开、配置难以燃烧的建筑达至「不燃化」的效果,及后此意见透过復兴计划被实现。

铁道省亦汲收教训,开始研究将易燃的木造列车更换成钢造的列车,后来1926年发生的「山阳本线特急列车脱线事故」成为最后的推手,促使铁道省于1927年正式全面使用钢製列车作电车车厢。

1960年,日本内阁正式制定每年的9月1日为「防灾之日」,希望日本国民不要忘记灾害带来的教训。在当週除了恆有的全国性的防灾训练,还会表彰积极推广防灾思想的个人或团体。在设立「防灾之日」前,9月1日主要举行关东大地震的慰灵祭。

2018年重大地震海啸事件总汇

(标题图片为2018年拍摄于泰国某地的海啸避难标示牌)

前言

在2018年的年始,两名科学家——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科学家罗杰.比尔汉姆(Roger Bilham)与蒙大拿大学教授瑞贝卡.本迪克(Rebecca Bendick)曾在美国地质学会年会发表研究报告,指出了地球自转和地震活动之间的联繫。他们认为,在过去一个多世纪裡,曾经出现过多个为期约五年的地球自转减速期,每次减缓千分一秒。每当地球自转速度稍微下降后,大地震频次就会增加。这两名研究者预计,相对于地震活动平缓的2017年而言,2018年全球强震次数很可能会增加至20次。

 

地震活动总结

根据美国地质勘探局提供的资料,2018内震级达M6.0以上的地震共134次;其中震级8.0以上的巨大地震有1次、震级7.0~7.9的大地震有16次、震级6.0~6.9的强震有117次。跟往年的活动次数比较,2018年的地震活动与2016年相若(震级7.0程度16次、震级6.0程度128次)。

这一年的地震及其次生灾害所带来的人命损失有3100馀人,裡面有四起地震造成超过30人死亡,当中9月28日的印尼苏拉威西地震造成超过2200人死亡,佔了全年地震遇难者总数的三分之二。以下分别简略回顾全年的一些显着或特别的地震海啸灾害。

 

2月6日花莲地震

2月6日发生的花莲近海地震,巧合地是2016年高雄美浓地震的两周年。这场地震是一次前震—主震—馀震型的强震,两天前的附近场所发生了一回ML 5.8的前震,其中花莲、宜兰录得震度5;在2月6日23时50分,一场近震级ML 6.2(矩震级Mw 6.4)的主震发生,深度只有10.6千米,为一次浅层地震。其中花莲县、宜兰县录得震度7;南投县录得震度5。

震灾主要发生在花莲县花莲市,有多栋大厦包括统帅饭店、云门翠堤大楼、远东百货花莲店旧址大楼等出现倒塌或者严重倾斜必须拆除。这次地震总共造成17人死亡、291人受伤。

 

2月25日新几内亚岛地震

纽畿内亚岛及附近地区属于地震多发地域,近年纪录中这一带都曾发生相当数量的强震。2月25日发生的地震达矩震级Mw 7.5,深度有35千米,最大烈度达到Ⅸ(9)度,属于毁灭性的地震;虽然这场地震没有发生海啸,但是地震有造成山体滑坡,一些种植物和饲畜被捲走。

这场地震造成160人遇难、500馀人受伤,且令17000人无家可归。此后,震中附近发生多次震级6.0以上的馀震,造成额外的人命伤亡,其中最大馀震发生于3月6日,地震强度为矩震级Mw 6.7。

另外,本次震中以东的海岛在八个月内又分别发生多次震级接近7的地震及馀震,最大的三次地震分别发生于3月9日的Mw 6.8、3月30日的Mw 6.9、10月11日的Mw 7.0。

 

5月5日夏威夷地震

夏威夷地震发生于当地时间5月4日22时32分(即北京时间5月5日6时32分),是一次矩震级Mw 6.9的地震,深度只有2.1千米,属于极浅层的地震,最大烈度达到Ⅷ(8)度。在主震刚好一个小时前曾发生过一次震级为5.4的地震,可谓这场地震的前震。虽然太平洋海啸预警中心没有发出海啸预警,但主震产生了最大0.4米的轻微海啸。这次地震造成2人遇难、28人受伤。

同时,在主震发生的前两天,震中附近的基拉韦厄火山开始出现地面龟裂及喷发;主震之后,基拉韦厄火山亦有出现大型喷发,喷烟高度达到3万英尺(即9144米程度)。此次地震及其后的火山喷发危机使夏威夷的旅游业受到严重的打击。

 

6月18日大坂府北部地震

大坂府北部地震发生于当地时间6月18日7时58分(即北京时间6时58分),为一场日本气象厅震级Mj 6.1(矩震级Mw 5.5)的地震,震中为于大坂府北部高槻市附近,深度约13千米,是一场浅层地震。其中大坂府的北部录得震度6弱(日本气象厅震度阶级),是日本气象厅在1923年开始进行地震观测以来首次录得震度6以上。

虽然地震造成的大楼损毁不算严重,但由于地震发生于日本的大都市,这为大坂府及邻近的府/县的市民造成相当不便。地震令大坂府及兵库县神户造成约17.1万户停电,不过在两个小时后就恢復;有共11.1万馀户没有天然气供给,持续了六日才完全恢復;另外震中附近几个市因为水管破裂而受断水影响。

据日本消防厅的统计,这场地震共造成6人死亡、受伤人数共443名。

 

印尼龙目岛系列地震

印尼中部龙目岛系列地震始于当地时间7月29日6时47分(同北京时间)的一次矩震级Mw 6.4、深度6.4千米的地震,根据美国地质勘探局的资料,这场地震的最大烈度为Ⅶ(7)度。这场地震发生在旅游热门地点龙目岛,当时有至少18000的人口位处极震区。地震共造成17人遇难、335人受伤。

8月6日20时46分,龙目岛又再次发生强震,此次地震矩震级达到Mw 6.9、深度31千米,最大烈度达得Ⅷ(8)度,因此可确立7月29日的地震属于此次强震的前震。这场地震再一次为当地的居民及旅客带来恐慌,并且迫使印度尼西亚气象、气候和地球物理局发出海啸警报,其后录得最高约0.14米的水位变动。8月6日的强震带来额外563人死亡、1353人受伤,且有至少27万人无家可归,在2018年的地震灾害中第二致命的。

8月19日22时56分,龙目岛继中午一次Mw 6.3的强烈馀震后,再一次发生强震。这起强震与8月6日的地震震级相同,矩震级达Mw 6.9、深度21千米,最大烈度达得Ⅶ(7)度。这场地震为灾区雪上加霜,并再次带来额外的13人死亡。

这一系列的地震一共造成约600人死亡,造成的经济损失达到7.7兆印尼盾(即5.31亿美元或者约36亿人民币)。

 

斐济地区深源地震

8月19日8时19分,在龙目岛的两次强震之前,斐济地区发生了一次巨大地震,矩震级达到Mw 8.2,为2018年最强的地震,但深度在600千米,因此地震烈度并不严重,最大亦只有Ⅴ(5)度。在地震之后,各个机构均表示地震因为其深度而不会产生海啸,但后来美属萨摩亚录得微弱的水位变动。

值得一提的是,这场地震的地震波到达日本时,日本的紧急地震速报错误检测其地震来自千叶房总半岛南部外海,而向日本关东、东海地区发出了一次速报,并表示最大震度可能达到震度4,其后日本气象厅表示此速报为一次误报。

9月6日,在日本北海道发生大地震后,斐济地区于北京时间23时49分又再发生一次巨大地震,矩震级达Mw 7.9,仅次于8月19日的强震,是2018年次强的地震;但深度更深,达到670.8千米。同样地,地震烈度因其深度并不严重,只有Ⅳ(4)度。

 

日本北海道胆振东部地震

9月6日当地深夜3时8分(即北京时间深夜2时8分),北海道胆振地方中东部发生了一次大地震,表示地震强度的日本气象厅震级为Mj 6.7(矩震级Mw 6.6),深度37千米左右。此次地震在北海道厚真町录得震度7(日本气象厅震度阶级),是此次地震的最大震度;同时亦是进行观测以来北海道首次达到震度7,全国观测史上第六次达到震度7。美国地质勘探局表示最大烈度为Ⅸ(9)度。

由于前数月高于平均值的降雨,以及地震前一天过境的颱风21号「燕子」所造成的强降雨,剧震使本来充满水份而脆弱的土壤崩塌,在震中附近发生了大范围的山体滑坡,掩埋了多栋房屋以及在裡面熟睡的人;另外,土壤液化而使北海道不少建筑出现不同程度的倾斜;同时,地震令北海道全域共295万户停电,世界着名的函馆夜景一度陷入黑暗之中,这是自1951年以来首次出现全境停电。

此次地震共造成41人死亡、692人受伤,是日本2018年最致命的地震。包含其次生灾害为日本各行业带来了至少600亿日元的经济损失。

 

印尼苏拉威西省地震及海啸

9月28日,印尼苏拉威西省在一次震级为M6.1的前震的三个小时后,一次大地震在北京时间18时07分发生。表示强度的矩震级为Mw 7.5,深度为20千米,是一场浅层的地震,因此最大烈度达到Ⅸ(9)度。在地震之后,印尼当局一度发出海啸警报,指海啸波高可达0.5~3米高,后来判断海啸威胁已过所以解除了警报。

但海啸随后侵袭震中附近沿岸,录得至少7米高的海啸,溯上高度甚至达到15米。因为此次地震属于走滑型地震,所以本应没法产生如此规模的海啸,专家认为地震引发了海底滑坡,而导致今次的勐烈海啸。

在震中附近一带的市民本来正举行节庆派对,在海啸警报发出后仍没有及时逃难坚持继续派对,数以千计的市民因而被海啸波及。据统计,共有2256人丧生,超过10000人受伤,且可能有多达5000人失踪。这场複合式灾害是印尼继龙目岛系列地震后另一次致命的地震灾害,亦是2018年最致命的一次地震灾害。另外,震中附近的索普坦火山在震后五天喷发。

 

印尼喀拉喀托之子火山喷发及山崩海啸

12月21日晚,原喀拉喀托火山的残存火山体(现称「喀拉喀托之子」)发生一次勐烈的喷发,并且造成山体崩坏,超过1亿5千万立方米的山体崩落至海中,导致了继苏拉威西地震后另一场毁灭性的海啸侵袭巽他海峡地区。但印尼当局的海啸检测系统只能检测由地震引发的海啸,因此当时只发出了满潮警报。

当局检测的高度大约是0.9米左右;但是据现场调查结果,海啸高度至少有3米程度,溯上高度可能达15~20米。巽他海峡地区的市民在毫无预警之下,受如此规模的海啸所袭击,导致429人死亡、超过7200人受伤,仍有150馀人失踪。

目前印尼当局仍然维持「喀拉喀托之子」的火山警戒级别为三级(该国共分4级警报),并将警戒扩大至方圆5千米范围,表示未来可能仍然会出现大型喷发。

 

参考资料

  1. 2018年地震列表」, 维基百科
  2. 2018年花莲地震」, 维基百科
  3. 2018年纽几内亚岛地震」, 维基百科
  4. 2018年夏威夷地震」, 维基百科
  5. 2018年大阪地震」, 维基百科
  6. 2018年7月龙目岛地震」, 维基百科
  7. 2018年8月5日龙目岛地震」, 维基百科
  8. 2018年8月19日龙目岛地震」, 维基百科
  9. 2018年斐济地震」, 维基百科
  10. 2018年北海道地震」, 维基百科
  11. 2018年苏拉威西岛地震」, 维基百科
  12. 2018年巽他海峡海啸」, 维基百科
  13. Latest Earthquake (2018)」, USGS

日本气象厅:区域临近预报气象中心开始运作

据日本气象厅12月19日消息,受世界气象组织委托,该机构于12月20日开始运营区域临近预报气象中心(Regional Specialized Meteorological Centre for Nowcasting)

日本气象厅称,亚太地区的发展中国家,每年都会因台风和大雨导致许多人丧生。由于一些国家基础设施较差,没有气象相关的实时数据以宣布适当的天气预警等,因此,日本气象厅于12月20日开始运营世界气象组织的区域临近预报气象中心。

在初期阶段,日本气象厅将把气象卫星向日葵的数据通过该中心的官方网站对外公布,并将积极对区域内指定地区发布适当的天气预警等讯息。

外部链接

中国气象局:2颗气象卫星正式在轨交付

(图为风云二号E星拍摄的位于印度洋的两个气旋)

据科学网消息,2018年11月30日,风云二号H星及风云三号D星正式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交付给中国气象局。

据悉,风云二号H星于2018年6月5日发射,为中国首代地球同步轨道气象卫星的收官之作。风云二号H星定点于东经79°位置,与之前定点于东经86.5°的E星实现业务接替并向西布局,使得风云卫星在轨布局更好地覆盖中国天气系统上游地区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而风云三号D星是中国第二代极轨气象卫星的第四颗星,较风云二号H星发射时间更早,于2017年11月15日成功发射。据专家分析,超过半年的在轨测试结果表明,风云三号D星可满足大气探测、温室气体监测和空间环境综合探测等多方面不断增长的新需求。风云三号D星是目前中国光谱分辨率最高的极轨对地观测卫星,实现了极轨气象卫星从多光谱探测到高光谱探测的跨越。它还是中国首颗高光谱和微波组合实现对大气温湿度廓线进行全天时、全天候高精度探测的遥感卫星。

在交付仪式上,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和中国气象局还向“两弹一星”元勋、中国科学院院士、风云二号气象卫星工程总设计师孙家栋颁发了“风云气象事业卫星终身成就奖”。孙家栋说,“作为几十年的航天人,我是非常普通的一员,是和同志们一起共同完成国家交给的任务。中国航天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尤其是风云系列气象卫星,是几代人艰苦奋斗研制出来的,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非常不容易,我个人不敢接受这个奖”。

延伸阅读

“一带一路”沿线区域地区多为高山、沙漠、海洋等无人区域,气象资料匮乏,自然灾害严重,灾害相对损失是全球平均值的两倍以上,且以气象灾害居多。同时,该区域也是影响中国天气系统的上游区域,对该区域进行观测并获取有效的气象观测数据,有助于提高影响中国的灾害天气系统的预报准确率,减轻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

参考来源

日本第1次气象商务洽谈会将于本月30日开幕

据日本气象厅消息,日本天气商业促进联盟(WXBC)将于2018年11月30日(星期五)在日本东京都新宿区举办以共同创建利用气象数据的新商务模式为目标的第1次气象商务洽谈会。

该次商务洽谈会的主要对象为提供气象数据服务或数据分析和系统构建为主要业务的商业公司。为吸引有潜力的公司,该次商务洽谈会不收取参与费用,并且为所有公司提供1对1的商务洽谈机会。

根据主办方的安排,该次商务洽谈会预定于11月30日的12时40分正式开始进行。从13时起至15时,A会场将进入各个公司自我推广的环节。在该环节中,每个公司可拥有5分钟的时间向到场的其他公司介绍自己公司的商业优势和特色业务。与此同时,从14时开始,B会场将进入1对1的商务洽谈环节。该次商务洽谈会预计将于当日18时结束。

[alert type=”warning” icon-size=”small”]该新闻译自日本气象厅于2018年11月13日发布的《第1回気象ビジネスマッチングフェアの開催について ~気象データを活用した新たなビジネス共創を目指して~》。[/al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