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6日四川泸县M6.0地震情报

2021年9月16日凌晨4时33分左右,中国四川省泸州市泸县发生强烈地震。根据中国地震台网的测定,该次地震震中位于北纬29.20度,东经105.34度,震级为Ms 6.0级,震源深度约为10千米。截至2021年9月17日,该次地震已造成至少3人死亡和146人受伤。此外,该次地震共导致1400余间房屋倒塌、6400余间严重损坏、约2.9万间一般损坏。

烈度分布图(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

构造背景

印度板块以大约每年50毫米的速度向北与欧亚板块会聚,形成了青藏高原。四川盆地位于该高原的东缘,东北—西南向断裂较多,地质活动十分频繁。此外,周边地区的其他走滑断层和逆断层也延伸交叉分布于此,是中国构造活动十分强烈的地区。尤其是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四川盆地内部的应力状态发生变化,地震活动趋于增强。不过,虽然四川南部地区的地质构造较为简单,地层倾角较小,但由于应力状态较为复杂,因此发生地震的条件也足够充分。例如,致使13人死亡、229人受伤的2019年长宁地震就发生在此次地震震中附近。

P波初动震源机制解(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

数据观测

在地震发生后约5秒钟,中国地震预警网通过地震预警终端、应急广播、电视、APP和微博等渠道向震中附近地区发布了地震预警,并在震后6分钟自动生成了该次地震的仪器烈度图。

中国地震台网测定,该次地震震中位于中国四川省泸州市泸县(北纬29.20度,东经105.34度),震级为Ms 6.0级,震源深度约为10千米。此外,根据四川省地震局的推定,该次地震最大烈度为8(VIII)度。而根据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的分析结果,该次地震属逆冲型,震级为Mw 5.3级,最大烈度可能会达到8(VIII)度以上。

烈度分布图(美国地质调查局)

此外,其他国家测定的震级在数值上比上述数值低。美国地质调查局认为,该次地震震中位于中国重庆市永川区西西南约52千米处(北纬29.182度,东经105.391度),震级为Mw 5.4级、mb 5.9级,震源深度约为10.0千米,最大烈度为7(VII)度。而亥姆霍兹德国地球科学研究中心推定称,该次地震发生于中国四川省(北纬29.19度,东经105.36度),震级为Mw 5.5级,震源深度约为10千米。此外,欧洲地中海地震中心测定的震级相对较低,为Mw 5.4级。

美国地质调查局根据互联网在线震感调查页面中收到的至少20份报告,推测该次地震的最大烈度为7(VII)度,与该机构根据震源参数计算出的烈度相符。该机构还根据测定的地震参数,认为尽管当地存在一些抗震结构,但由于该地区的居民主要居住在易受地震震动影响的土坯砌块或带泥结构的无筋砖结构中,因此造成的经济损失达到1亿至10亿美元的可能性最大(34%)。但同时该机构也认为,该次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小于等于1人的可能性最大(65%)。然而,截至2021年9月17日,该次地震已造成至少3人死亡和146人受伤。其中,2名死者是因预制板房出现大面积垮塌而遇难的。

参考资料

2020年12月10日台湾宜兰县东部近岸M5.8地震情报

地震概述

根据中国地震台网(CENC)的正式测定,2020年12月10日21时19分01秒(北京时间,UTC+8)在中国台湾宜兰县东部近岸(北纬24.74度,东经121.99度)發生震级为M5.8的中源地震震源深度80公里。

另外,根据台湾气象当局(CWB)的测定,地震强度为M 6.7,震源深度76.8公里,有鑑于震源深度较深,台湾岛内从北部至中部均录得最大震度(交通部地震震级分级4级,录得震度4级的县市分别如下:宜兰县、新北市、花莲县、台北市、桃园市、新竹县、南投县、台中市、苗栗县、云林县、嘉义县。

目前最大余震于21时27分(震后8分钟)發生,震级为M 4.8,最大震度于宜兰县录得震度3级。

中国自然资源部海啸预警中心根据初步地震参数判断,本次地震不会带来海啸威胁;日本气象厅在發佈震源.震度相关情报时亦表示本次地震不会引發海啸。

 

其馀国家或地区的地震测报中心所提供的数据如下

.欧洲地中海地震中心测定震级为Mw 6.2,深度71公里,最大烈度推算为Ⅴ(5)度;

.美国地质勘探局测定震级为Mw 6.1,深度73.2公里,最大烈度推算为Ⅵ(6)度;

.日本气象厅测定震级为Mj 6.3,深度80公里,冲绳县离岛录得震度2。

.香港天文台则报出M6.4,并表示接获市民报告感受到震动。

 

地震速报表现

台湾的地震速报方面所提供的第一报于21时20分21秒發佈(即震后20秒),推算震级为M 6.5,深度50公里。

及后于21时20分36秒發佈第二报(即震后35秒),推算震级为M 6.9,深度70公里。新北、台北、宜兰部份地区的最大震度预估达到震度5弱;北部至中部达震度4级。

2019年地震活动与新闻汇总

总体强震活动

根据美国地质勘探所(USGS)提供的数据,本年震级超过M6.0的地震活动共有143起。其中被归类为巨大地震(M8.0以上)、大地震(M7.0~7.9)、强震(M6.0~6.9)的分别有1次、9次、133次。

本年造成遇难人数达30人以上的致命地震有3次,分别是克什米尔地震(9月24日)、安汶地震(9月26日)、阿尔巴尼亚地震(11月26日);其中最致命的地震是阿尔巴尼亚地震,震级为Mw 6.4,造成52人死亡、2000人以上受伤。但不幸中的大幸是,今年因地震而死亡的人数在近年来最低的,希望这好趋势能在来年持续。

 

地震活动小回顾

花莲地震(4月18日)

4月18日下午1时01分(北京时间),花莲县秀林乡附近爆发出一起强震,其震级为Mw 6.1(ML 6.3 / Mj 6.4 / Ms 6.7),震源深度18.8公里。在这次地震中花莲县铜门的观测点录得震度7

地震造成1人死亡、16人受伤。这是继2018年的花莲地震后,花莲连续两年发生震度7的强震,同时也是实施新震度阶级制度前最后一个震度7的地震。

 

秘鲁地震(5月26日)

5月26日凌晨2时41分(北京时间下午3时41分),秘鲁的地底深处发生了一次巨大地震,其震级达到Mw 8.0,是本年震级最大的一次地震。虽然震源深度达122.6公里,属中源地震,烈度依然录得非常强烈的Ⅷ(8)度。

地震造成2人死亡、30人受伤。

 

四川长宁地震(6月17日)

6月17日晚上10时55分(北京时间),四川长宁发生一起强震,其震级为Mw 5.8(Ms 6.0),震源深度16公里。在这次地震中,ICL地震预警技术系统于宜宾市临震前10秒即发出了地震预警。重庆、成都、泸州、乐山、南充等地震感强烈,最大烈度达到Ⅷ(8)度

地震造成13人死亡、229人受伤;22000间房屋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或倒塌,直接经济损失88.89亿人民币。

 

日本山形县近海地震(6月18日)

2018年大坂北部地震的一周年,山形县近海在这一天晚上9时22分发生了一场强震,其震级为Mw 6.4~6.5(Mj 6.7),震源深度14公里。最大震度位于新潟县下越地方录得6强,山形县则录得6弱;另外山形县录得等级三的长周期震动阶级。气象厅在震后随即对山形、新潟、佐渡、石川等沿岸地区发出海啸注意报(即预料波高1米程度),约三小时后解除。

这是观测史上首次以山形县为震央,而达到震度5弱以上的强震;同时,也是气象厅时隔约两年半(938日)再次发佈海啸注意报。

 

美国加州里奇克莱斯特地震序列(7月4日~7月6日)

当地时间7月4日上午10时2分(北京时间7月5日1时33分),加州东南部瑟尔斯山谷曾发生了一次M4.0的地震;

第一次地震的31分钟后,10时33分,瑟尔斯山谷的西南侧发生了Mw 6.4的地震,震源深度10.3公里。当时广泛地区均有震感,北至萨克拉门托,南至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州,其中最大烈度达到Ⅷ(8)度。当地居民称震动持续半分钟。

其后大大小小的余震持续,于7月5日凌晨4时8分(北京时间7月5日晚上7时08分)发生Mw 5.4的地震,震源深度7.0公里,最大烈度Ⅶ(7)度。

于7月6日晚上8时19分(北京时间7月6日上午11时19分),Mw 7.1的主震来袭,震源深度只有8公里,最大烈度达Ⅸ(9)度,此后超过3000次大大小小的余震密集地发生。此地震序列造成1人死亡,25人受伤;这地震是1999年海科特煤矿地震(M7.1)以来最强的地震。

 

阿尔巴尼亚地震(9月21日、11月26日)

欧洲中部时间9月21日下午3时4分(北京时间晚上10时4分),阿尔巴尼亚都拉斯附近发生一次中强震,震级为Mw 5.6,最大烈度达到Ⅷ(8)度。国防部在当时称,这一次地震是阿尔巴尼亚境内20至30年间发生的最大的地震,幸未有人遇难,只有百余人受伤。

两个月后,欧洲中部时间11月26日凌晨3时54分(北京时间上午10时54分),阿尔巴尼亚马穆拉西附近又发生一次强震,震级为Mw 6.4,震源20公里。最大烈度达Ⅸ(9)度,除了阿尔巴尼亚外,意大利、塞尔维亚均有震感。

这场阿尔巴尼亚四十年来最大的地震导致至少52人死亡,2000多人受伤,同时是本年最致命的一场地震。其后阿尔巴尼亚和科索沃宣布11月27日为全国哀悼日。

 

台湾地区实行新震度阶级

台湾地区当局有鑑于目前震度阶级不利辨别灾情严重、乃至救援力量分配的情况,于今年较早的时候针对目前震度阶级拟定改善计划并顺利获得通过,将于2020年元旦起採用。

新的震度阶级参考日本目前的震度阶级,将震度5、震度6各细分强/弱两级,由八个等级扩展成十个等级;另外,考虑到瞬时的高加速峰值(PGA)容易造成震度高估的情况,震度4以上的等级将改成参照速度峰值(PGV)来判别震度。

 

在新的一年,也请各位多多指教。

台湾地区实行新震度分级制度

何谓震度

震度,就是一场地震在某一个地点下所感受到的震感或者摇晃程度,在台湾地区和日本以外使用汉字的国家或地区则是使用「烈度」这个词语。

如果将地震比喻为发亮的灯泡的话,描述地震强度所使用的「震级/规模(Magnitude)」就像是输入到灯泡的能量,而描述一地震感所使用的「震度/烈度(Intensity)」则是一个人站在某一个位置下所能看到灯泡的亮度。从以上的比喻可以理解,一场地震大抵上只会有一个震级的数值(※注),但是震度或烈度则会随着地点与震源的距离、所在地的地质条件等有不同的数值。

※注:震级可能因为机构所使用的大数据或计算方式不同而得出不尽相同的结果,但总体上相差不会太大。

 

台湾地区目前的震度制度

台湾地区最初是沿用日本1936年至1948年时所使用的震度分级,这一版本共分成八个等级,由「震度0级」至「震度6级」,使用最大地动加速度(PGA,单位为gal)作为直接换算。

不过1999年9月21日发生了集集大地震,政府在震后发现「震度6级」的范围太广,不利于快速研判灾害状况以派遣救灾部队,因此气象局当时设400 gal为其上限,并新增「震度7级」,从2000年8月开始使用至今。

 

新的问题

由于目前的方法是利用地震波形裡面最大的地动加速度直接换算成震度,意味着即使其加速度只维持了一瞬间,不足以对建筑物产生严重的损害都能达到获得很高的震度评价,如此情况反而造成一些灾情上的误判,继而浪费了宝贵的救灾力量。

其次是目前的震度5(80 – 250 gal)和震度6(250 – 400 gal)的范围仍然很广,使政府无法在这个范围内研判哪些地方比较严重。这一点,日本在1995年坂神大地震后也曾面对过这个问题,并于1996年对震度阶级实行了改革。

 

改革点

有见及此,台湾方面在分级方面参考了日本于1996年实施的震度阶级改革,于本年(2019年)决定在「震度5」和「震度6」这两个等级中细分为「震度5弱」「震度5强」「震度6弱」「震度6强」,以解决其范围太广的问题。

 

另外,从「震度5弱」开始不再以最大地动加速度作为单一标准,转为使用地动速度PGV)作为主要的标准来判定等级,希望新的制度能更贴近实际的灾情,便于分配救灾力量。

 

与日本震度阶级的分别

虽然表面上新版本的分级与日本一样,但是在计算出震度的方式则是不同的,日本则是理解到同一个加速度于不同的持续时间下对于建筑的损伤有轻重之分,所以计算震度时是同时利用地震持续时间加速度这两个元素。

历史上的今天:1707年宝永大地震(10月28日)

背景介绍

南海海槽」是一道几乎平行于日本太平洋沿岸海岸线、可孕育巨大地震和巨大海啸的海槽,全长超过700公里,东至静冈县骏河湾河口,连接到一条威胁关东的「相模海槽」、西至九州东南近海,连接到另一条全长超过1000公里的「琉球海沟」。

根据研究,这道海槽大约100至200年程度会发生一次震级在M8.0或以上的巨大地震,而且海槽分成三个大型的震源域(东海、东南海、南海),每一次活动涉及的震源域数量或面积不尽相同。大抵上,有分成同时滑动产生一个非常大规模地震的「宝永型」、又或者在短时间内(短则数十小时、长则数年)接连发生的「安政型」。

在本次地震的四年前(1703年),日本才开始从元禄关东地震Mw 8.2~8.5)中慢慢回復,并且元号由「元禄」改元至「宝永」。

 

地震概述

关于发震时间,史书记载:「宝永四年丁亥十月四日壬午の未上刻」,显示地震动发生于公元1707年10月28日下午两时前(日本时间,北京时间则为下午一时前)。

另外从不同地方的史书都有记载:「半时ばかり大ゆりありて、暂止る」《万変记》、「未の上刻より大地震 同时ノ中刻に静まる」《今昔大変记》,表现出摇晃持续了半个小时前后才静止。另外,主震后多次不同程度馀震亦有被记载。

 

关于地震规模,由于地震发生在还未制定出震级系统的时代,因此没有一个达共识的震级能描述这场地震。

从震动、海啸侵袭的的领域反推出这个地震的震源域等同于安政东海地震(1854年)和安政南海地震(1854年)相加起来,因此在较早以前的研究就已经得出这次地震是一次东海.东南海.南海同时(又或者在极短时间内)连动的巨大地震,震级定为M8.6又或者Mw 8.7。(貌似纯粹将安政两个地震的震级能量加起来而已

而在2003年,宇佐美龙夫曾利用震度分佈反推震级的公式(由村松郁荣于1969年制定),分别利用震度5和震度6的分佈面积计算出震级达到M8.8和M8.9。

 

但在东日本大震灾(2011年,Mw 9.1)发生后,很多历史大地震都被重新审视,其中最受注目的就是在东日本大震灾之前就已经佔据了日本有纪录史以来最强地震宝座达三百年的这场宝永地震。同年,石川有三从古文书的纪录推定的馀震域面积,以及震度6以上的地域的距离分别算出这次地震规模达到Mw 9.1和Mw 9.3

而日本内阁府的「南海海槽巨大地震模型检讨会」则使用了一个相等于Mw 8.87的断层模型。

 

震害概述

从古文书的记载中,达到相等于震度6所描述的震害的地域从骏河(静冈县)延伸至丰后、日向(大分县和宫崎县),但亦不止是沿岸的地域,内陆如甲斐(山梨县)、信浓(长野县、岐阜县)及至日本海侧的出云(岛根县),当中甚至有相等于震度7的激震域,分佈于高知、静冈、爱知、大坂等府县。而江户、京都虽然亦达到最大震度5程度,但受损程况则相对较轻。

另外,地震亦对全国五十座城郭造成不同程度的损伤,轻则石垣崩坏、重则城橹、城门等破坏。

 

同时,在不同地方亦因为本次地震发生了山体滑坡、山崩等的严重二次灾害,其中大谷岭安倍川上流发生了一场巨大的山体崩坏(后称为日本三大崩),产生了推定1亿2000万立方米的砂石,到三河内川形成堰塞湖且维持至明治初期。

 

与东日本大震灾时的情况一样,因为隐没作用被挤压而逐渐隆起的板块在释放压力后回跳,导致比较接近海槽线的县录得相当幅度的地壳隆起,例如和歌山县串本、静冈县御前崎录得近2米的隆起;远离海槽线的县府则是发生沉降,例如高知县等录得2.5米沉降,乃至在内陆的浓尾平野亦录得20厘米程度的沉降。

 

海啸灾害

此地震产生的海啸波源域全长达到600公里,比起二十世纪几起震级在M9.0或以上的地震(1952年勘察加地震达600公里、1960年智利地震达800公里、1964年阿拉斯加地震达700公里)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海啸除了侵袭东至关东房总半岛、西至九州种子岛的各太平洋沿岸,亦深入到西日本濑户内海、丰后水道、甚至大坂湾,甚至《湖州府志》于康熙四十六年10月4日(即1707年10月28日)的记事中亦提及过「河水暴张。地震。」

距离震源相较远一点的伊豆半岛下田大约受5至7米的海啸侵袭、德岛县5至9米;距离震源近的地域则是毁灭性的,例如纪伊半岛最大达到17米、高知土佐达到26米;当时的大坂亦有3至4米的海啸高。

 

人命.财产损失

地震及海啸单是在大坂就已经造成21000人死亡(统计资料出自古文书「朝林」),但报告到幕府的数字则只有5000多人,实际数字落在哪一边可能较难判别。

 

被海啸冲走的建筑有18000多间、震溃的建筑59000间、半溃或破损等43000间,被冲走的船隻3900、农田损坏更达14万石(一石定义为一个成年人一年消耗的米量,现在相当于150公斤的米)。

 

富士喷发

在地震发生的16小时后,富士山附近的富士宫附近发生了M7.0的大地震,震源附近的地方可能达到震度7程度的激烈摇晃。此后,富士山周边持续发生馀震,到公元1707年12月3日开始产生鸣动,直到同年12月16日富士山的斜面终于承受不住压力,在宝永地震的49日后发生爆发式大喷发

这喷发活动持嫌到同年12月31日才终结,一共喷出7亿立方米的物质,在火山喷发指数中达到第五级(VEI 5,与九世纪前半的「延厝大喷发(公元800~802年)」、九世纪后半的「贞观大喷发(公元864~866年)」并列富士山有纪录史的三大喷发。此后,富士山沉睡之今。

中国已成立第二支国家级专业重型救援队

据悉,中国第二支国家级专业重型救援队——“中国救援队”已于近期组建并投入国际救援任务。

2018年10月9日,公安消防部队移交应急管理部。10月1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组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框架方案》,决定组建中国消防救援队。改革后,由北京市消防救援总队、应急总医院抽调力量,调整组建“中国救援队”,作为第二支国家级专业重型救援队,由中国地震应急搜救中心提供保障支持,并即将接受联合国重型救援队测评。

2018年10月29日至31日,中国国际救援队和北京市消防救援总队相关人员组织开展了首次自评估演练。2019年1月14日,中国国际救援队(CHN-1队)与新组建的中国救援队(CHN-2队)在北京接受重型救援测评能力提升培训。

3月24日,由于非洲东南部受气旋伊代袭击,应莫桑比克政府请求,中国政府派遣中国救援队赴莫桑比克灾区实施国际救援。此次救援行动是应急管理部组建后首次派出中国救援队赴境外开展国际救援。截至3月29日,中国救援队共为灾区转运伤员6名,发放饮用水2320升、食品7800份,捐赠帐篷3顶、冲锋舟1艘,巡诊2866人,发放药品2300份,现场消杀14.9万平方米。4月4日,赴莫桑比克开展国际救援的中国救援队65名队员结束任务,乘中国南航包机回国。

历史上的今天:2011年东日本大震灾(3月11日)次生灾害

本章节主要讲述地震发生后的各种次生灾害。

沉降状况

在震前,东日本因为太平洋板块隐没至北美板块下时的压力而向西压缩及微上升;地震释放大量压力后,北美板块被拉向东边,也因此震后有不少地方受沉降的影响,甚至有部份的沿海区被水没。根据日本国土地理院的数据,在日本本土内被观测到最大的垂直移动位于宫城县石巻市鲇川滨,比震前沉降了1.14米最大的水平移动则在宫城县女川町江岛,比震前向东南偏东移动了5.85米

被设置在宫城外海,就在震源地正上方的基准点「宫城外海1」比起震前向东南偏东移动24米、隆起约3米,是海底基准点中位移最多的一个。另外,根据海洋研究开发机构的研究,在海沟近震源的地方更是向东南至东南偏东水平位移50米,垂直位移7~10米的程度。

土壤液化

此地震导致东日本很多地方发生土壤液化现象,尤其在河川周边的人造土地的液化状况非常严重,甚至有建筑物因此产生不同程度的损伤。另外,由于关东地区长时间受到颇大的长周期震动,而且强馀震频繁,令液化灾害范围扩大及恶化。根据报导,出现液化现象的总面积不少于42平方公里,比起在半个月前发生的纽西兰地震范围更广

海啸灾害

由于日本气象厅当初发出海啸警报是基于其震级(第一报M 7.9)的推定而估算,因此在14时49分,摇晃还进行当中向东北三县—岩手、宫城、福岛发出大海啸警报,而其他太平洋沿岸的县则是海啸警报和海啸注意报。但实际上此次地震、海啸的强度远超其第一报估算的强度,矩震级无法及时算出亦错过了更新海啸警报的时机,直到有外海的海底水压计测到海啸的高度达5m,气象厅才转为手动予测海啸的高度,然后在15时14分、15时30分两度更新警报,将大海啸警报、海啸警报、注意报的范围一口气扩大。

警报范围到翌日(3月12日)3时20分达到最广,整个日本,包括离岛的沿岸都挂上海啸注意报以上;大海啸警报则由北海道面向太平洋的沿岸部一直延伸至四国。气象厅对日本的海啸警报整整挂了两天以上,最后于3月13日17时58分才解除所有海啸警报。

根据国土地理院以航拍进行分析,因海啸而浸水的总面积,东北关东两地区(青森、岩手、宫城、福岛、茨城、千叶)六県62个市町村共佔了561平方公里。另外,从气象厅提供的资料,沿岸部测得的海啸波高以岩手、宫城、福岛三县最高,最高分别测得8.5米以上、8.6米以上、9.3米以上的海啸,且其后检潮计损毁无法提供往后的资料;青森及北海道分别4.2米以上和3.5米;其他太平洋沿岸皆录得1~3米程度,即使是日本海侧的沿岸也测到未满1米的海啸。

至于实际的最大波高以及溯上高,不同的研究机构给出的数值均不一。例如日本气象协会推定三陆海岸海啸达到10~15米;而全国海啸共同调查团队则根据实地调查的结果,表示本次地震的最大溯上高位于岩手县大船渡市绫里湾,高度达到40.1米,刷新了明治三陆地震于同市绫里地区留下的38.2米的纪录,成为日本观测史上最高的海啸溯上高纪录。另外东京大学地震研究所准教授都司嘉宣的个人调查,在宫城県女川町笠贝岛有可能达到43米。

因为此次的地震强度比以往观测的要强,很多根据以往三陆地震的预想而建造的防波堤,经过地震造成的沉降后,变得更加无法抵挡海啸的威力而被摧毁。其中包括2009年才建成,拥有「世界最深防波堤」金氏世界纪录,位于釜石港湾口防波堤,在海啸的侵袭下有七成被摧毁,但仍成功为当地居民争取6分钟的逃难时间。

至于海外的海啸高度则相对低,俄罗斯千岛列岛等最大3.3米程度;至于中国方面,浙江录得最大0.55米、台湾录得0.1米、香港亦录得0.2米;美国夏威夷录得最大3.7米、加州录得最大2.0米。

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

位于福岛县双叶群大熊町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先受到震度6强的烈震,且其最大加速度超出设计值四分之一,在50分钟后,溯上高10至15米的海啸侵袭到电站内,裡面大量的器材因浸泡而损坏又或者被冲走,导致电力完全丧失无法对机组进行冷却。

在其后,不同的机组因为过热先后发生爆炸,对外洩漏了大量的辐射污染了大气和海洋。对此,日本原子力安全保安院于4月12日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事故升级至国际核事件分级表中最高的第七级,是第二个被评为第七级事件的事故。因为此事件的发生,全球不少国家开始重新反思核能的安全性,甚至部份尝试推动由核能发电转型至其他可再生能源(风力、水力、太阳能等)、或者回归到火力发电。

中国地震局举办第14期震苑大讲堂

据中国地震局消息,2019年3月7日,中国地震局举办了第14期震苑大讲堂。这次讲堂邀请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侯增谦作专题讲座,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局党组书记、局长郑国光同志主持讲座。

据悉,侯增谦院士长期从事于金属成矿理论与资源勘查技术研究,创建了碰撞造山带成矿理论,构建了碰撞型斑岩铜矿、褶冲系铅锌矿、碳酸岩型稀土矿等成矿新模型。

在讲座中,侯增谦院士介绍了自然科学基委的情况,以及地球科学领域的前瞻布局。同时,他还分析了地球科学研究的三大瓶颈问题,系统地介绍了地球科学前沿与地球系统科学的现状和未来。

历史上的今天:2018年台湾花莲近海地震(2月6日)

2018年台湾花莲近海地震,是在2018年2月6日晚上11时50分41秒(同北京时间)发生于台湾花莲县近海的地震,从分析报告指出这是一次走滑型地震。

这场地震的震中位于台湾花莲县近海,震源深度6.3千米,表示地震强度的震级为近震级ML 6.2(矩震级Mw 6.4/面波震级Ms 6.5),台湾当局录得最大震度是7台湾交通部中央气象局地震震度分级),是当局分级中的最高分级。

前震活动

在本次地震发生的前两天,即2018年2月4日,花莲县近海分别在凌晨3时30分、晚上9时12分和晚上9时56分分别发生了震级为Mw 4.8、Mw 5.3、ML 5.8的地震,这系列震级在5.0前后的地震多次触发了台湾气象局的地震预警系统,对花莲县发佈了地震预警。

尤以晚上9时56分的地震最为显着,台湾气象局测出的震级是近震级ML 5.8、深度10.6千米,但其他国家或地区测出的震级则比较大,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报中测出面波震级为Ms 6.4、深度10千米;香港天文台测出震级为M 6.0;日本气象厅更测出日本气象厅震级Mj 6.6,深度10千米;韩国则与美国地质调查局同样测出震级为M 6.1。

该次地震在花莲县、宜兰县录得最大震度为5。

主震活动概述

本次地震(主震)发生在2018年2月6日晚上11时50分41秒,台湾气象局测出地震震级为近震级ML 6.2、震源深度6.3千米,最大震度为7台湾气象局震度分级),于花莲县三个地方、宜兰县一个地方录得。地震时,气象局透过灾防告警系统向花莲县发佈了地震速报。本次强震全台有感,摇晃时间最长达86秒。

其他组织测出的震级不一,中国地震台网在正式报测出Ms 6.5;香港天文台与美国地质调查局测出M 6.4;日本气象厅更测出Mj 6.7,冲绳县与那国町录得震度2(日本气象厅震度)。

关于地震的源头,台湾的学者有不同的论述。中央大学地球科学系马国凤教授指出,本次主震因米崙断层引起,而之前多达94起前震构成的「群震」则诱发了米崙断层活动;台湾大学地质系教授陈文山亦认为米崙断层是有活动过的;经济部中央地质调查所副所长曹恕中和其他的研究人员分析建筑物虽然落在米崙断层上面,但是没有绝对关係证明与其有关;前气象局长辛在勤则认为,同一个破裂面要连续撕裂两次,不可能短时间内发生规模与主震相近且频繁的馀震,并认为米崙断层与这次强震无关。

在这次主震至2月8日,又再发生显着有感地震34次、小区域馀震209次。其中最大馀震震级达ML 5.7、震源深度10千米、花莲市测得震度4,之后馀震活动渐趋平缓。

震害情况

相较两年前的高雄美浓地震,震害情况则比较轻微,灾情主要集中在花莲县花莲市。位于该市位于该市的「统帅大饭店」大楼一、二楼倒塌,一度有17人受困,最后有1人遇难;「云门翠堤大楼」呈现严重倾斜,需要以多根钢樑支撑才能开展搜救,但最后有14人在裡面遇难,佔了总遇难人数的绝大部份;远东百货花莲店旧址大楼结构受损有安全疑虑而必须拆除;位于国盛六街的住宅社区大楼「白金双星」及「吾居吾宿」低楼层遭到压毁。

在基建方面,县道193号七星潭大桥结构变形、台11线花莲大桥路面隆起;台铁花莲车站月臺及多处路段隆起崩裂,一度需要封闭。

本次地震一共造成17人遇难,其中包括9名来自中国内地的游客,另外还有200多人受伤。

参考资料:

2018年花莲地震」, 维基百科

历史上的今天:2016台湾高雄美浓地震(2月6日)

2016年台湾高雄美浓地震,是在2016年2月6日凌晨3时57分26秒(同北京时间)发生于台湾南部的内陆直下型地震,从分析报告指出这是一次带平移性质的逆断层的地震。

这场地震的震中位于台湾高雄市美浓区,震源深度14.6千米,表示地震强度的震级为近震级ML 6.6(矩震级Mw 6.4/面波震级Ms 6.7),台湾当局方面录得最大震度是7台湾交通部中央气象局地震震度分级),是当局分级中的最高分级。此次地震发生于凌晨时间,很多建筑受严重损毁,继而令不少市民在熟睡中被压伤或死亡。

地震背景

交通部中央气象局局长辛在勤表示,台湾西南部原本就是複杂的破碎地层,有密集的断层带,包括左镇断层、新化断层、甲仙断层和旗山断层;而据灾防科技中心主任陈宏宇的看法,这场地震的成因是旗山断层所引起的;另外,台湾地震科学中心主任马国凤与英国伦敦城市大学教授宋德濡由数据分析推估本次地震为双主震:第一主震为在美浓,近震级ML 6.2;第二主震,位于台南近震级ML 6.1,在第一主震发生四秒之后被其触发。

根据台湾发佈的地震报告,最大震度(台湾交通局中央气象局地震震度分级)在台南市录得震度7;云林县录得震度6;高雄市、屏东县、嘉义县、嘉义市录得震度5;中国内地方面,福建泉州、漳州、厦门、莆田、福州、广东梅州、潮州、浙江杭州也能感受到本次的地震,中国地震台网提供的最大烈度为Ⅸ(9)度;美国地震勘探局提供的最大烈度则只有(Ⅶ)7度。

截至2016年2月8日为止,有感的馀震有17次,其中最大馀震是地震三分钟后发生,震级为M4.9、最大震度3。

地震的影响

地震造成不少的建筑、基建等有不同程度的损毁,台南、高雄、嘉义、澎湖这四个县市总共有33处古蹟受损。铁路方面,台湾高铁在台南市的部份线形和结构受损需要暂停当天台中站至左营站的列车班次进行抢修,一直到2月7日晚上6时才恢復全线通车;电力和水力方面,台南市及高雄市一度有约17.3万户停电和约40万户停水;因天然气管线受损一度令超过1900户无法使用天然气;台南、嘉义两县市在农牧业的损失约1.7亿。

最严重的倒塌事件发生在台南市永康区永大路二段与国光五街交叉口的住商溷合社区大楼—维冠金龙大楼,这座大楼的建筑商是维冠建设,结构呈U字型以英文字母A至I分成九栋;总层楼包括地上16层、地下1层,其中1楼至3楼是商户、4楼以上则是住宅,住了90多户共200多人。

地震后,整座大楼由西向东倾斜然后倒向永大路上,其中三分之一的楼体在地面,接近三分之二的楼体下陷或损毁。由地震后直到2月18日下午5时40分,经过前后两段搜救行动,总共有115人不幸遇难、生还者175人,成为台湾史上因单一建筑倒塌而造成最严重伤亡的事件,亦佔去本次地震总遇难人数117人中的超过九成

事后,维冠大楼被发现在建造过程有很多偷工减料的情况,例如在破损樑柱中被发现非实心且使用沙拉油桶充当支柱;另外,维冠金龙在1993年申请建造时,1楼A到D栋都有牆面,平均分割为店铺;但到了1994年时,就提出变更设计,五户被打通成一户,再加上户外有内缩式的骑楼,使得一楼支撑的力量减弱。以上的原因,再加上本身建筑结构不耐震,导致倒塌。同年11月,台南地方法院对维冠建设相关人士以业务过失致死罪各判刑五年,併科新台币9万元罚金,附加民事求偿约新台币62亿元。

两周年后同日的地震

于高雄美浓地震的两周年当日晚上,台湾花莲县近海在2018年2月6日晚上11时50分发生了一次震级同样为矩震级Mw 6.4的地震,最大震度同样录得震度7。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