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南海海沟周边地壳活动的最新动态(2021年11月)

注意:本文时间均为日本当地时间(UTC+9)。

地震观测情况

在最近1个月内,南海海沟周边发生了1次显著地震。2021年11月1日5时35分,和歌山县南方近海曾发生了Mj 5.0级的地震。该次地震发生在菲律宾海板块和欧亚板块之间的俯冲带上,震源深度约20千米,震源机制为压力轴位于南北方向的逆断层型。该次地震震中附近历史地震活动较为活跃。例如,1944年昭和东南海地震(Mj 7.9)和1946年昭和南海地震(Mj 8.0)就发生在该次地震震中距200千米以内的范围内。不过,日本气象厅认为虽然这次地震发生在板块交界处,但由于震级较小,对南海海沟附近的板块间的固着状态不会产生特别的影响。 除此之外,在最近1个月内,南海海沟周边还发生了其他3次震级达到3.5级的地震(1)。

1  南海海沟周边震级达3.5级的地震列表(10月1日—11月4日)

发生时刻 震中 震源深度 震级 最大震度 发生场所
10.14 02:00 四国近海 (*注) Mj 4.0 2
10.15 05:16 纪伊水道 37 km Mj 3.5 1 菲律宾海板块内部
10.18 15:21 纪伊水道 40 km Mj 3.5 1 菲律宾海板块内部
11.01 05:35 和歌山县南方近海 20 km Mj 5.0 2 菲律宾海板块和欧亚板块的边界
(*注):对于观测精度较差的事件,不标注震源深度。

此外,在最近1个月内,东海和近畿、四国等地区发生了多次深部低频地震。这些深部低频地震的震源的分布情况与南海海沟平行,主要集中在30千米等深线上。不过,这些深部低频地震规模较小,并非显著活动。

地壳变动观测情况

根据全球卫星导航系统(Global Navigation Satellite System,GNSS)的观测,从2019年春季开始,四国中部就已经发生了与以往不同的地壳变动。此外,从2020年夏季开始,这种与以往不同的地壳变动也在纪伊半岛西部、四国东部和九州南部出现了。不过,日本气象厅指出,九州南部的地壳变动从2021年春季开始呈现出了减缓的趋势。 此外,根据GNSS的观测,御前崎、潮岬和室户岬的周边有着长期的下沉倾向。这种倾向被认为是由于受到了菲律宾海板块的下沉至南海海沟之下的影响。 综上所述,会议认为,南海海沟周边发生大地震的可能性与平时相比没有显著的变化。下一次的评价检讨会和地震防灾对策强化判定会将于2021年12月7日进行。

参考来源

地震情报自动处理系统(ASIPS)计划启动

为高效率自动处理世界各地的地震情报,LETC地震海啸同好会于2021年10月10日正式启动了ASIPS计划。该计划全名为“地震情报自动处理系统”(Automatic Seismological Information Processing System,简称ASIPS),由Python语言构建,并已于同日凌晨完成了最初试验版本(Alpha 1)。

ASIPS根据实现功能的不同被划分为若干个版本,版本序号以希腊字母表和阿拉伯数字进行排列。在计划初期(即Alpha和Beta版本),ASIPS将主要围绕文字处理进行发展。随后,在Gamma和Delta版本阶段,ASIPS将主要以图像处理等方向进行发展。在Epsilon版本阶段中实现情报搜集自动化后,ASIPS将围绕更深入的数据延伸分析、AI学习等方面进行发展。

ASIPS各版本主要功能示意图

根据初步预定,ASIPS所有版本的预计完成时间参见下表。

版本 功能 预计完成时间
Alpha 以文字基础处理为主 2022年2月
Beta 以文字进阶处理为主 2022年4月
Gamma 以GUI、数据处理为主 2022年6月
Delta 以数据处理、图像处理为主 2022年9月
Epsilon 以自动获取信息为主 2023年
Zeta 以数据延伸分析为主 2024年
Eta 以机器学习、AI学习为主 2025年
Theta 以机器学习、AI学习为主 2025年以后

 

日本南海海沟周边地壳活动的最新动态(2021年10月)

为定期评价南海海沟周边的地震活动和地壳变动等情况,日本气象厅于2021年10月7日下午5时例行召开了一月一次的关于南海海沟地震的评价检讨会和地震防灾对策强化判定会。

过去一个月内,在假定的南海大地震震源域内共发生4次震级达到3.5级的地震。其中3次均发生在菲律宾海板块内部(9月1日,和歌山县北部,M3.8;9月11日,德岛县北部,M3.6;9月12日,丰后水道,M4.2),另有1次发生在大陆地壳内(9月29日,静冈县东部,M3.5)。

此外,在过去一个月内,虽然南海海沟附近未发生显著的地震活动,但在9月15日至23日,东海地方曾观测到了深部低频地震(deep low-frequency earthquakes,属于慢地震的一种)。而在几乎同一时期内,设置在该地区周边的多个应变仪观测到了微小的地壳变动。其中,该深部低频地震事件可初步分为2次分支事件。第一次深部低频地震发生于9月16日至17日,释放出的能量相当于一次Mw 5.3级的地震;第二次深部低频地震发生于9月21日至22日,释放出的能量相当于一次Mw 5.5级的地震。

根据GNSS(Global Navigation Satellite System,卫星导航系统)的观测,从2019年春季开始,四国中部就已经发生了与以往不同的地壳变动。而在2020年夏季开始,这种变动也在纪伊半岛西部、四国东部和九州南部出现了。不过,日本气象厅指出,这些异常的变动在最近均有减缓的趋势。特别是发生在九州南部的地壳变动,在最近已经呈现出了停滞的趋势。此外,根据GNSS的观测,御前崎、潮岬和室户岬的周边有着长期的下沉倾向。这种倾向被认为是由于受到了菲律宾海板块的下沉至南海海沟之下的影响。

综上所述,会议认为,南海海沟发生大地震的可能性与平时相比没有显著的变化。

下一次的评价检讨会和地震防灾对策强化判定会将于2021年11月8日进行。

大地震引发的火山喷发——阐明地震引发火山喷火的机制

据日本东北大学理学院地球物理学专攻消息,地震·火山学领域西村太志(Nishimura Takeshi)教授于2021年8月26日在《Scientific Reports》上发表了题为《Volcanic eruptions are triggered in static dilatational strain fields generated by large earthquakes》(火山喷发是在大地震产生的静态膨胀应变场中触发的)的文章。

众所周知,一些大地震会引发火山喷发。然而时至今日,关于具体的发生机制仍存在着许多疑问。西村太志教授通过分析世界范围内的数据库,在学界内首次提出了如下结论:“在本研究中分析了过去35至55年内的最新地震和火山数据,首次证明出,对于产生的静态膨胀应变超过0.5 µ的火山,在大地震发生后的5-10年内,发生喷发的可能性会增加2到3倍。而相比之下,仅受到强烈地面振动影响的火山,其喷发的可能性不会增加。”

根据上述结论,可以通过计算大地震发生时火山受到的应变,从而把握火山是否有可能喷发,为防备火山灾害的发生提供了又一理论基础。

相关链接

 

日本南海海沟周边地壳活动的最新动态(2021年9月)

为定期评价南海海沟周边的地震活动和地壳变动等情况,日本气象厅于2021年9月7日下午例行召开了一月一次的关于南海海沟地震的评价检讨会和地震防灾对策强化判定会。

最近一个月内,南海海沟附近未发生显著的地震活动。然而,在7月16日至8月1日的时段内,在四国中部至西部附近曾观测到了深部低频地震(deep low-frequency earthquakes,属于慢地震的一种)。而在几乎同一时期内,设置在该地区周边的多个应变仪观测到了微小的地壳变动。

根据GNSS(Global Navigation Satellite System,卫星导航系统)的观测,从2019年春季开始,四国中部就已经发生了与以往不同的地壳变动。而在2020年夏季开始,这种变动也在纪伊半岛西部、四国东部和九州南部出现了。不过,日本气象厅指出,这些异常的变动在最近均有减缓的趋势。特别是发生在九州南部的地壳变动,在最近已经呈现出了停滞的趋势。

此外,根据GNSS的观测,御前崎、潮岬和室户岬的周边有着长期的下沉倾向。这种倾向被认为是由于受到了菲律宾海板块的下沉至南海海沟之下的影响。

综上所述,会议认为,南海海沟发生大地震的可能性与平时相比没有显著的变化。

下一次的评价检讨会和地震防灾对策强化判定会将于2021年10月7日进行。

原文链接

南海トラフ地震関連解説情報について -最近の南海トラフ周辺の地殻活動-:http://www.jma.go.jp/jma/press/2109/07b/nt20210907.html

日本东北大学:解明3·11大地震震源立体构造

据日本东北大学官网消息,日本东北大学理学院(地震·喷火预知研究观测中心)教授赵大鹏、中国地质大学博士生Hua Yuanyuan、日本东北大学助教丰国源知和浙江大学教授Xu Yixian于近期共同调查了3·11大地震震源的立体构造。

3·11大地震的正式名称为“2011年东北地方太平洋近海地震”。这次地震的规模达到了矩震级9.0至9.1级,是日本地震观测史上最大规模的地震。这次地震的震源位于日本海沟,即太平洋板块沉入至北美板块下方的区域。由于这次地震是一次逆断层地震,在地震发生后,以东北为中心的日本各地遭受到了高度数米乃至超过10米的大海啸。至少有1.5万人因此丧失性命。然而,学界对于这次地震,至今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

据悉,赵大鹏教授的研究小组在本次研究过程中运用到了地震层析成像法(seismic tomography)。该研究组使用地震层析成像法,结合S-net收集到的最新的海底地震观测数据,对设置在东日本的陆侧的高密度地震观测网的数据进行分析,成功得到了3·11大地震震源附近的立体构造上的P波速度分布。

结果表明,这次大地震的破坏是从深侧的坚硬岩石和浅侧的柔软岩石的构造境界开始的。浅侧的比较柔软的岩石一直延续到日本海沟。由于这样柔软的岩石无法阻止破坏,海沟附近发生了大滑坡和大海啸。

在本次研究开展之前,波及到海沟的大滑坡的原因至今尚未清晰。这次的研究结果被认为是揭示板块边界区域的巨大地震发生机制的重要线索。

该研究成果相关的论文已于(东京时间)2020年3月3日19时在英国科学杂志《Nature Communications》上刊登。

参考来源

延伸阅读

  • 杂志名: Nature Communications
    论文标题:Tomography of the source zone of the great 2011 Tohoku earthquake
    作者: Yuanyuan Hua, Dapeng Zhao, Genti Toyokuni, Yixian Xu
    DOI:10.1038/s41467-020-14745-8

台湾地区实行新震度分级制度

何谓震度

震度,就是一场地震在某一个地点下所感受到的震感或者摇晃程度,在台湾地区和日本以外使用汉字的国家或地区则是使用「烈度」这个词语。

如果将地震比喻为发亮的灯泡的话,描述地震强度所使用的「震级/规模(Magnitude)」就像是输入到灯泡的能量,而描述一地震感所使用的「震度/烈度(Intensity)」则是一个人站在某一个位置下所能看到灯泡的亮度。从以上的比喻可以理解,一场地震大抵上只会有一个震级的数值(※注),但是震度或烈度则会随着地点与震源的距离、所在地的地质条件等有不同的数值。

※注:震级可能因为机构所使用的大数据或计算方式不同而得出不尽相同的结果,但总体上相差不会太大。

 

台湾地区目前的震度制度

台湾地区最初是沿用日本1936年至1948年时所使用的震度分级,这一版本共分成八个等级,由「震度0级」至「震度6级」,使用最大地动加速度(PGA,单位为gal)作为直接换算。

不过1999年9月21日发生了集集大地震,政府在震后发现「震度6级」的范围太广,不利于快速研判灾害状况以派遣救灾部队,因此气象局当时设400 gal为其上限,并新增「震度7级」,从2000年8月开始使用至今。

 

新的问题

由于目前的方法是利用地震波形裡面最大的地动加速度直接换算成震度,意味着即使其加速度只维持了一瞬间,不足以对建筑物产生严重的损害都能达到获得很高的震度评价,如此情况反而造成一些灾情上的误判,继而浪费了宝贵的救灾力量。

其次是目前的震度5(80 – 250 gal)和震度6(250 – 400 gal)的范围仍然很广,使政府无法在这个范围内研判哪些地方比较严重。这一点,日本在1995年坂神大地震后也曾面对过这个问题,并于1996年对震度阶级实行了改革。

 

改革点

有见及此,台湾方面在分级方面参考了日本于1996年实施的震度阶级改革,于本年(2019年)决定在「震度5」和「震度6」这两个等级中细分为「震度5弱」「震度5强」「震度6弱」「震度6强」,以解决其范围太广的问题。

 

另外,从「震度5弱」开始不再以最大地动加速度作为单一标准,转为使用地动速度PGV)作为主要的标准来判定等级,希望新的制度能更贴近实际的灾情,便于分配救灾力量。

 

与日本震度阶级的分别

虽然表面上新版本的分级与日本一样,但是在计算出震度的方式则是不同的,日本则是理解到同一个加速度于不同的持续时间下对于建筑的损伤有轻重之分,所以计算震度时是同时利用地震持续时间加速度这两个元素。

中国已成立第二支国家级专业重型救援队

据悉,中国第二支国家级专业重型救援队——“中国救援队”已于近期组建并投入国际救援任务。

2018年10月9日,公安消防部队移交应急管理部。10月1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组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框架方案》,决定组建中国消防救援队。改革后,由北京市消防救援总队、应急总医院抽调力量,调整组建“中国救援队”,作为第二支国家级专业重型救援队,由中国地震应急搜救中心提供保障支持,并即将接受联合国重型救援队测评。

2018年10月29日至31日,中国国际救援队和北京市消防救援总队相关人员组织开展了首次自评估演练。2019年1月14日,中国国际救援队(CHN-1队)与新组建的中国救援队(CHN-2队)在北京接受重型救援测评能力提升培训。

3月24日,由于非洲东南部受气旋伊代袭击,应莫桑比克政府请求,中国政府派遣中国救援队赴莫桑比克灾区实施国际救援。此次救援行动是应急管理部组建后首次派出中国救援队赴境外开展国际救援。截至3月29日,中国救援队共为灾区转运伤员6名,发放饮用水2320升、食品7800份,捐赠帐篷3顶、冲锋舟1艘,巡诊2866人,发放药品2300份,现场消杀14.9万平方米。4月4日,赴莫桑比克开展国际救援的中国救援队65名队员结束任务,乘中国南航包机回国。

中国地震局举办第14期震苑大讲堂

据中国地震局消息,2019年3月7日,中国地震局举办了第14期震苑大讲堂。这次讲堂邀请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侯增谦作专题讲座,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局党组书记、局长郑国光同志主持讲座。

据悉,侯增谦院士长期从事于金属成矿理论与资源勘查技术研究,创建了碰撞造山带成矿理论,构建了碰撞型斑岩铜矿、褶冲系铅锌矿、碳酸岩型稀土矿等成矿新模型。

在讲座中,侯增谦院士介绍了自然科学基委的情况,以及地球科学领域的前瞻布局。同时,他还分析了地球科学研究的三大瓶颈问题,系统地介绍了地球科学前沿与地球系统科学的现状和未来。

2019年青藏高原内部地震构造协作区第一次震情形势研讨会顺利召开

据青海省地震局消息,2019年青藏高原内部地震构造协作区第一次震情形势研讨会于2019年1月15日在青海省省会西宁召开。该次研讨会由青海省地震局副局长马玉虎主持,来自青海省地震局、西藏地震局、甘肃省地震局和中国地震台网中心的共20余名专家和研究人员参加了会议。

据悉,此次会议通过专题报告的形式,总结回顾了青藏高原内部地震构造区及邻区近期的地震活动概况。会上,通过结合地球物理资料跟踪分析、地震活动演化特征,对构造区及邻区的短期地震趋势进行了综合论证。经会议讨论通过,形成了青藏高原内部地震构造区及邻区地震短期趋势意见。

会议最后,青海省地震局局长杨立明进行了总结讲话。